| 2020-06-11
阅读317

东方社会亲子关係紧密,父母对儿女总有一生捨不下的牵挂,儿女对父母也是终身亲恩难报的厚重。或许,在互相爱护关心的同时,我们该学着把自己和对方当作独立的成年人,在亲子关係之外,更需要的是对待另外一个个体的尊重。(同场加映:一辈子的控制欲?亲爱的长辈请尊重我的选择)

人生三件事

简快身心积极疗法的宗师李中莹老师曾提出「人生三件事」,分别是「自己的事」「他人的事」以及「老天的事」。

对于「自己的事」,我们要做到的是「尽力」;

对于「他人的事」,我们要做到的是「尊重」;

对于「老天的事」,我们要做到的是「臣服」。

这个道理很好懂,但我们却总很难明辨什幺是属于「自己的事」,什幺是「他人的事」,什幺又是「老天的事」。(推荐给你:替别人着想,但永远为自己而活)

越是亲近的人,越是需要课题分离

《被讨厌的勇气》越是亲近的关係,越需要课题分离

父母过度涉入孩子的发展课题,做了过多自以为好的安排,认为孩子的成败就是自己一生的责任,却引来孩子的反感,因为要承担这些安排的后果的,不是父母,而是孩子本身。

相对地,做子女的也常无意间承担了本属于父母自己该解决的问题的责任,而没能明白自己的身分只是子女,不但无助于父母减轻困扰,也使自己的人生总困在动弹不得的境地之中,在双输的结果下,还坚持这就是对父母的爱。(同场加映:孩子需要的不只是允许,而是信任的 yes)

在越亲近的人际关係中,越是难以做到课题分离,而亲子之间这种剪不断、理还乱的纠结问题,经常出现在华人世界的家庭人际互动中。

常有学生来找我讨论如何做出生涯抉择,实际上他们的难题常是「父母不认同我想发展的方向,怎幺办?」

我们以为现在的孩子迷迷糊糊,不知道自己的未来想要做什幺、可以做什幺;然而,有更多的孩子正处在「好想做什幺」却「不被父母支持」的困境之中。

我认为,一个逐渐成熟的人,终究得走上自己的路;因为,自己的人生由自己主导,也由自己负责。然而,在走自己的路的同时,究竟该如何处理与父母之间纠缠不清的爱恨关係,也就是做到与父母的课题分离呢?

不断活在父母期待中的孩子

倩琳才进大一,就起了想转系或转学的念头。她说对现在所学没兴趣,想找个新方向,但不知道往哪里走好。

「我从小学琴,国中读音乐班,但我爸妈说在台湾念音乐没前途,高中便让我去念一般高中,课业繁忙,也中断学琴了。」倩琳告诉我,弹钢琴是生活中最令她感到热情的事情,曾梦想未来要当个音乐老师。

《被讨厌的勇气》越是亲近的关係,越需要课题分离

才大一,转换跑道还不迟吧!我疑惑着。

「我的父母不可能会答应的。从小,我只能照着他们的安排走,可是我却永远达不到他们的要求……」

打从上国中后,倩琳就没再听过父母的讚美了,尤其是母亲。不管再怎幺努力,母亲总会找到机会嫌弃她的表现,甚至歇斯底里地数落着她的不是。于是,她总是避免与母亲见面。即使如此,倩琳仍然在课业上投注心力,或许是想避免再被母亲责骂,也或许是想获得母亲的肯定与认同。(推荐阅读:法国式教养让父母好轻鬆,孩子好快乐!)

她牺牲了自己的兴趣,进入父母期待中的高中与大学科系,然而,「儘管如此,他们还是对我不满意。我到底要怎幺样,他们才会满足?」倩琳哭诉着。

其实,这些倩琳都懂;但她就是无法不顾虑爸妈的心情,只能不断妥协!

对父母有所愧疚,所以总想回报父母

倩琳的父母出身贫寒,两人白手起家,给她和弟弟受最好的教育,希望藉着子女在课业上的成就,能在亲友面前抬得起头。事实上,倩琳知道他们的内心是自卑的,尤其是母亲,她常说,如果当时初中毕业后能够继续升学就好了。

「我一想到他们如此辛苦,而我却总是无法做到他们的要求,甚至想走一条他们反对的路,心中就充满愧疚感。」倩琳如此说道。(推荐给你:你的人生,别活其他人的期待)

《被讨厌的勇气》越是亲近的关係,越需要课题分离

在我从事心理助人工作的过程中,看到过太多年轻生命都在类似倩琳这样的痛苦中挣扎着,而愧疚感总是在当事人的内心世界里扮演着关键的角色。